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国际新闻 >被指干预美、法大选 俄为何频遭扣“干预”大帽子
    被指干预美、法大选 俄为何频遭扣“干预”大帽子 俄罗斯最近有点忙。此前干预美国大选的“罪名”还未洗脱,又被扣上了干预法国大选的“帽子”。据“今日俄罗斯”网站6月1日报道,普京当天对参加第21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的媒体表示,俄罗斯政府并没有参与操控黑客对美国及法国大选候选人的网络攻击。与此同时,普京还暗示,俄罗斯可能是此事件中的“替罪羔羊”。“有人将所在地伪装成俄罗斯并发动了一系列的网络攻击,”普京称,“在现代技术条件下,这样做很容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美国“通俄门”的真相还未完全浮出水面,俄罗斯又被刚刚上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点名批评。5月29日,普京抵达法国,与马克龙在凡尔赛宫进行了会面。据美联社报道,马克龙在会后的联合记者会上表示,俄罗斯的两家官方媒体——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及“今日俄罗斯”在法国总统大选期间传播严重失实的新闻,对其竞选造成了不利影响。美联社称,马克龙此番言论是在向普京“炫耀外交手腕”。   实际上,俄罗斯被质疑干预法国大选并非无迹可寻。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法国大选期间,普京曾旗帜鲜明地支持前“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并与其在克里姆林宫进行会面。此外,法国大选投票前夕,马克龙的竞选团队遭受了大规模网络攻击,大量竞选内部文件被公开,遭到泄露的资料中还加入了伪造的信件。英国路透社报道称,美国网络情报公司调查结果显示,此次攻击的始作俑者与俄罗斯情报机构GRU有关。   俄罗斯方面则对法国的指控予以了否认。据俄罗斯塔斯社5月30日报道,针对勒庞大选前夕访问莫斯科并与普京见面一事,普京解释称,鉴于勒庞所持有的俄法全面发展关系的观点,俄罗斯没有理由拒绝接待她。“接待她并不意味着俄罗斯曾试图影响法国大选。”普京说。   西方国家积极炒作   美国《国会山报》5月31日报道,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连发7张传票调查“通俄门”,调查对象包括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以及特朗普的私人律师科恩等。美国《华尔街日报》评论称,此举意味着美国国会就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以及与特朗普团队关系的调查加大了范围和力度。   路透社援引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的说法称,俄罗斯试图通过影响美国总统选举以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选举来“摧毁民主的根基”。“我认为普京是最大、最主要的威胁,比‘伊斯兰国’的威胁还大。俄罗斯是我们迄今为止面临的最大挑战,所以我们加大了对俄制裁的力度。”麦凯恩称。   外交学院教授102498884jinhuachuang高飞认为,俄罗斯深陷干预大选风波与西方国家的积极炒作密不可分。“去年至今年,多国接连举行大选,俄罗斯在此期间的表现确实比较主动,公开表达了对某些候选人的偏好,这是俄罗斯在困境之下所采取的一种外交手段。但是西方国家却以此为由积极炒作,以营造俄罗斯的负面形象。”高飞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   但在俄罗斯《观点报》看来,西方国家的积极炒作对俄罗斯而言并非一件坏事。该报此前发表分析文章称,西方进入了一个更加动荡的阶段:各国精英的内部斗争加剧,全球化的支持者和民族主义者展开真正的较量。置身事外对于俄罗斯而言毫无好处。西方国家使劲给普京做宣传,本意是想给俄罗斯抹黑,同时解决国内政治问题,结果却为普京扩大国际影响力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俄罗斯站在其国家利益的立场上做出一些政治表态,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妥。”高飞说。“实际上,这种做法在西方国家十分普遍。比如近期在亚洲多国的领导人选举中,西方国家的做法与俄罗斯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西方掌握着话语权,所以俄罗斯受到了批判。这实际上体现了俄罗斯和西方之间非常深的外交鸿沟。”   俄或与西方更疏离   此次风波是否会令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受到影响?   在高飞看来,俄罗斯未来或与西方各国更加疏离。“首先,俄罗斯最希望的就是可以尽快解除制裁,这可能会因为风波而变得遥遥无期。另外,俄罗斯希望在叙利亚问题上把握有利的战略时机,以增强与西方国家之间的互信,这也由于遭到指控而变得困难重重。第三,俄罗斯原先对即将召开的G20德国峰会等国际会议期待值非常高,希望借助多边平台有所获益。现在看来,俄罗斯方面预期的成果可能要大打折扣。”   英国《金融时报》此前曾刊发分析文章称,超级大国的地位以及向外扩张的欲望一直是俄罗斯个性化权力体系的核心要素。但是像前苏联那样建立卫星国已经不再是俄罗斯谋求这种地位的唯一途径,与西方接触同样能够确保俄罗斯体制的存活。通过拉拢西方建制中的工作人员,俄罗斯一直在慢慢地从内部瓦解西方国家。   “西方国家的指责从侧面反映了俄罗斯为改善外交局面所做的努力。俄罗斯希望尽力营造对俄友好的周边氛围,因此才会对他国的政治力量公开表示支持,尽管这些政治力量最后未必会赢得选举,但是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中的某一群体。这也是俄罗斯在外交方面表现出的一个新特点。”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姜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   “马克龙在大选期间就曾经表示,他对俄罗斯并没有什么亲近感。再加上普京之前曾经公开支持勒庞,马克龙及其团队肯定会因为这件事对俄罗斯有所不满,势必会对俄法关系今后的发展产生影响。另外,尽管特朗普在大选中获胜,但也因此产生了不少新的问题。特朗普团队接连接受调查就是其中之一。102498884jinhuachuang这也对这些国家的对俄政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姜毅如是说。(张永恒 薛可炎)
热门推荐